步步为局 重生大唐当奶爸 骑士征程 江医生的心头宝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斗罗大陆 娇艳江湖(我意天龙八部) 前任无双 龙王大人在上 影视世界当神探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大魔法师旅途 打造异界 元始玉箓 千金重生:心机总裁套路深
     杂记1:记各种亲亲楼楼抱抱ooxx
     静然正倚在床上看剧本,对台词灵光一闪,忽然想要找支签字笔来标记一下,然而身边没有,于是踢踢旁边玩着游戏的欧阳靖。
     静然:“老公,帮我拿支笔来。”
     欧阳靖闻言丢下游戏机,从床头柜里拿来一支笔,递给她。
     静然接过来,头也不抬地说了句,“谢谢!”
     不甘被忽略的欧阳靖挑了挑眉,哼!
     凑过去,“谢谢不是这样子的,得给谢礼!”说着扒开剧本,猝不及防地吻上她抿着的嘴,并且不遗余力地想要撬开她。
     “喂,喂,明天,明天还要,还要和……嗯,讨论剧,嗯……”剩下的话被吞没在越来越深的亲吻里。
     夜色正浓,把静然吃干抹净的靖少瞟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剧本,
     哼!什么剧本都不能比本少重要!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欧阳靖去静然的画展捧场,回来之后有些闷闷不乐。
     正在作画的静然郁闷,放下笔,“这是咋啦,谁惹咱们靖少生气了?”
     靖少嘟嘴,指了指静然,“你!”
     静然郁闷,昨天晚上还不是你侬我侬的,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?她双手抱胸,看着欧阳靖,意思是,看你怎么说。
     “你答应过给我画幅画像的。”哼,画展那么多人物画,竟然还有白穆那厮的,白衣翩翩席地弹琴的,好不漂亮!好吧,欧阳靖这是赤果果的嫉妒了。
     静然无语,从一旁的瓶子里抽出一卷,递给他。
     激动地展开,眼前一亮,那高大的树影下,阳光斑驳,白衣束冠的翩翩少年长身玉立,似从记忆中的时光中走来。好看是好看,可是……
     “为什么是古装,而且那么年轻?”
     糟糕,只顾着显摆,把记录上辈子的欧阳靖的画弄出来了,静然忙亡羊补牢,又扒拉出几卷现代版欧阳靖的画像来。
     看着那么多自己的画像,欧阳靖满意了,静然暗松一口气,好险!
     而毫不知情的欧阳靖则内心雀跃,夫人如果想要他做模特可以说嘛,暗戳戳地画了那么多,不过,夫人是不是想让他那样打扮?
     于是晚上,欧阳靖上演了一出制服诱惑,用画像中的打扮成功地将静然迷住并且吃干抹净。
     事后,靖少搂着静然问,“夫人,我好看吗?”
     “嗯嗯嗯,好看,非常好看。”
     靖少笑得得意,拉住静然的手往身上摸,“我不介意当夫人的人体模特哦~”
     擦!这么勾引她!扑倒,吃了再说!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《你好,爱情!》节目组已经播出三季了,虽然只撮合了许静然和欧阳靖这一对cp,可是依然热度不减。近日网络上票选最喜爱的夫妻,靖静cp以大票数高举第一位。
     于是节目组给静然和靖少发出了一期节目出演的邀请,与最新一季夫妻之间一起旅行,交流心得。
     怎么说,这个节目也算是静然和欧阳靖的媒人了,想了想,两人通过经纪人答应了这个邀约。
     活动当天,那名当年负责他们这对cp的摄像大哥虽然已经升为节目副pd了,可知道他们参加拍摄,主动要求来拍他们,一些细节啊,还是他们这些熟人比较了解的。
     这次节目拍摄地点安排在了近郊一座农庄之中,依旧由欧阳靖开车,静然坐在副驾驶上,驱车前往。没过一会,静然却一点一点头,靖少朝后座的摄像师竖起了一根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     慢慢地静然睡着了,只见欧阳靖把所有的车窗玻璃都升起来,车厢内瞬间安静了许多,再把静然前面的遮阳板放下来,为她挡着太阳,车速也降了下来。
     怕关了车窗,车厢内的温度过高,又调整了空调温度,在下一个红绿灯时,又给她加一个小披肩。
     到达目的地时,有些迟了,欧阳靖拍拍静然的肩膀,“亲爱的,醒醒。”
     静然处于迷茫状态,依旧半眯着眼睛,脸蛋却朝着欧阳靖的方向一抬,察觉到脸上熟悉的触觉后方才打着哈欠睁开眼,眨巴眨巴眼睛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。
     给了静然一个“kiss”后,靖少无奈宠溺地看着睡得迷糊不知身在何处的静然,默默地替她收好披在身上的披肩。
     “我们到了?”
     “嗯。”靖少点头,并不提迟到的事。
     当然,他不提,静然也能知道,毕竟这一次的游戏规则在最开始就已经说了,住处是先到先得的,当然,有好有坏,当来到那间茅草房时,静然便什么都明白了。
     中午在最好的那间房子那里吃过一顿集体饭后,四对cp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下塌处。
     幸好,那间鱼塘边的茅草房虽然简陋,但也是农民看守鱼塘值夜的地方,床铺、电和一些基本的用具都有,摄制组也没有为难他们,准备了一套新的生活用品。
     躺在床上,静然看着欧阳靖眼皮子打架但还一句两句和她说话,忙拍拍他,“睡吧,我不困。”
     靖少听了也没拒绝,搂着她的腰,将头埋在她脖子上,没多久便睡着了。
     屋子里虽然有电风扇,但因为功率不够,也只是个很小的,不一会两人都有些热了,欧阳靖甚至还渗出了汗,静然轻手轻脚地拉开他搭在腰间的手,下了地,打开带来的行李,找出一面团扇和帕子来。
     回到床上,欧阳靖仿佛有意识一般,大手马上就攀上了她的腰肢,静然习惯了便也没理,用帕子印了印欧阳靖脸上、脖子上的汗,然后一下一下地摇起了团扇,缓缓的,轻轻的,隔着摄像机都能感受到其中的静逸温馨来。
     到点了,欧阳靖不用叫便能醒来,看着她手中的团扇,心疼地拉着她的手,揉着,“夫人,辛苦了,累不累?”
     静然摇了摇头,不怎么累,上辈子有过这样伺候皇上的经历,自然知道方法,怎么摇才能既让睡着的人舒适,自己的手也不会酸。
     下午,是通过赢取比赛做农活来赢取晚饭的食材,第一项是比赛哪一组更快的把自己那一块地的草除完,第二项则是比赛整地,依旧是比速度,第三项则是比赛钓鱼,比的是规定时间内谁钓得多。
     第一项,欧阳靖体谅静然中午时给他摇扇子可能会手酸,想着抢着做,却被静然拒绝了,“若是这第一项除草你都不让我帮忙,是不是第二项整地也打算自己一个人做完?老公,我的手真不累,就让我帮忙吧!”
     坳不过她,只好让她累了就休息,他忙得过来,实际上比赛开始他便照顾着她多做些,毕竟即便不是扇子的事情,他作为大男人也要照顾自己的老婆不是?
     第一项比赛他们得了个第二名,得到了土豆这个食材。
     第二项比赛,整地,没得商量的,欧阳靖用大锄头犁地,静然则跟在他后头用小铁锹将体积大了点的泥块敲碎,为了不让静然太累,欧阳靖还是慢慢的来,尽量将地翻出来的时候多用锄头敲一下,让静然少干些活。
     第二项比赛他们得了个第三名,获得了面粉一袋,其他组的也是主食,如米和面条,最后一名则没有。
     第三项比赛在他们的草房子旁的池塘里进行,和先头一样,脏的累的欧阳靖都主动揽上身,这一次也一样,像穿蚯蚓就是他负责的,静然只需要看着鱼竿的动静就好,就连把鱼提起来都是他。
     或许是欧阳靖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和天分,第三项他们倒是拿了个第一,得了一条鱼、一只鸡。
     回到茅草房里,因为是草房子,里头也不能生火,且本来也没有灶头,静然和欧阳靖便在房子外的空地上用石头垒了个简单的炉子,用房子旁堆着的玉米杆来生火,幸好节目组还没有丧心病狂的连锅和调料、碗筷都不给。
     静然说什么也不让欧阳靖帮忙了,让他在一边坐着等吃饭就行,今天下午够累的了。
     说起来,静然上辈子最吃苦的那段时日,初到百花楼的时候由于不肯妥协,除了不给饭吃以外,还要到厨房里当烧火丫头,因此,虽然记忆很久远了,重新捡起来,静然还是驾轻就熟的控制着火候。
     鸡抹上了调料填上了葱姜一类后,静然将它用大片的芭蕉叶包起来,再用塘泥裹起来扔进火里,另一边的鱼和土豆则一起炖了个鱼汤,至于面粉则和了,在煮鱼汤时在锅的边缘四周贴饼。
     以为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做饭会难倒他们的节目组有些失望,这连烧柴做饭都没有问题,静然你还有什么不会的?!实际上,欧阳靖也有些惊讶,因为静然按理来说应该也是娇养长大的,想象不出来居然会烧柴火,而且掌握得那么好。
     鱼汤的鲜香飘散在四周,敲开了泥巴壳的叫花鸡也是色泽诱人,勾起人的食欲,欧阳靖忙支起了小桌子,两人温馨地围坐在茅草房外头的空底下,在发着暖暖黄光的小灯照耀下,温馨的用餐。
     饱餐一顿过后,欧阳靖收拾整齐桌子和碗筷,静然则回去铺好床,挂好蚊帐。还没到睡觉时间,两人便坐在房子外头的简单的躺椅上,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聊着家常,在简陋的条件下依然能够看出彼此依靠、互相照顾的温馨状态。
     夜里,两人躺在床上想着家里的小鱼儿,不知在姥姥姥爷家有没有听话?想着便又放心不下,打了个视频电话回去,镜头里的小男孩显然也业已躺在床上了,穿着睡衣一脸兴奋地叫唤着爸爸妈妈,然后说起今天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乖巧,而静然和靖少也和他分享着田间的趣事,一家三口通过一部电话聚首,和乐安然。
     节目组后期为他们打上这么一句话,或许不会再像当初那样因为一个亲密的举动便轻易地脸红,或许聊的话题不再是风花雪月,或许只是简单的吃饭洗碗聊天,可找到一个对的人,在暖暖的灯光下,像他们一样,谁又道不是一种最普通却又最恰当最长久的状态呢。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杂记2:记各种假公济私
     杨焕捧着一堆的剧本供靖少选择,
     靖少拿起一本,翻两翻,“有吻戏,女主不是静然,不接!”
     再拿起一本,“还是吻戏,还有床戏?!不接!”
     再一本,“咦,这本讲同志?不……”
     话还未说完,便被杨焕打断,“主角和他老婆有床戏,剧本已经到了静然手上。”
     把“接”字吞下去,“夫人要接?!”
     “据说是。”杨焕话没说准。
     “等一会,我打个电话。”靖少马上拨通静然的电话,“喂,亲爱的,问你个事,那部叫《青青子衿》的戏你是不是打算要接啊?”“啊,这样啊,那我也接好了……没事,最主要戏里的老婆是你啊。”
     挂掉电话,让杨焕去联络。杨焕:靖少不要怪我,这可是最有希望在戛纳上拿奖的戏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收到完整剧本时,欧阳靖把剧本翻了个遍,就是没找着所谓的床戏在哪?脸上挂满了冰渣,问杨焕,后者翻开静然的最后一场戏,点着其中一段,示意他看。
     欧阳靖眼睛怒圆,他娘的床戏,居然是在老婆弥留之际病床上抱一下!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新一季的朗仕手表广告拍摄,欧阳靖趁静然有事还没来,拿着剧本和导演说戏,
     “导演,商量一下,你看,这里,这个镜头,可以少照一点我媳妇的大美背吗?”
     “额,这个会影响效果,不太好吧。”导演嘴角抽抽。
     “好吧,那你们把那个镜头剪短一点,这露背装也露得太多了。”
     导演不语,这只是露出了背后的蝴蝶骨也算多?
     “还有,导演,这里,你看是不是加一场吻戏比较感情升华?广告也比较有爆点不是?”
     导演嘴角抽抽,是有爆点不错,可是大家都注意你两接吻了,还有谁注意手表啊!
     见导演不答,欧阳靖想要继续死缠烂打,结果耳朵一疼,一看,哎哟妈呀,夫人来了。
     静然放开扯着欧阳靖耳朵的手,改为袭上他的腰间,向导演赔笑,“呵呵呵,内人在和您开玩笑呢,当不得真,让您见笑了,导演您该怎么拍就怎么拍!”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杂记3:记各种养儿日常
     六岁上小学的小鱼儿放学回到家里,看着比他小五岁多的小羽毛,指着他道,“小羽毛,我跟你有代沟,谈不来。”
     小羽毛歪歪脑袋,依旧玩着手中的玩具,不理他,小鱼儿仰头45°角叹气,“唉,这明媚的忧伤啊。”
     接他放学一路跟着的欧阳靖噗嗤一笑,揉揉他的脑袋,“小鱼儿,你知道什么是代沟吗?”
     小鱼儿点头,“知道,就是因为年龄差异想法不同,就像我和爸爸、妈妈一样,还有爸爸和妈妈也一样。”
     欧阳靖嘴角一抽,正欲纠正他的想法,谁知小鱼儿的下一句话让他顿时喷血。
     “三年一小沟,五年一大沟,唉,爸爸,你和妈妈之间隔了好大的代沟哦。”
     吐血,比静然大五岁是他的错!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小羽毛一岁了,但依旧和静然靖少一个房间睡觉。
     这天,静然发现小鱼儿偷偷地将小羽毛抱到自己床上,盖好被子,看着小羽毛瞪着眼睛看他,便开口道,
     “小羽毛,你都这么大了,要学会独立,不能再让大人陪着睡觉了。”
     小羽毛不懂,张着嘴,“妈,妈,爸,爸!”
     “你是不是想说爸爸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要妈妈陪着睡觉?”
     看小羽毛不叫唤了,以为有效果,便继续道,
     “当年我也是这么问爸爸的,他说,妈妈要陪爸爸睡才能有小弟弟小妹妹,然后就有了你,为了我们的妹妹,所以你要听话,不能再让妈妈陪着睡觉了。不过,我是小孩,可以陪你睡。”
     静然哭笑不得,看着小鱼儿体贴地用被子把小羽毛包起来,然后抱着睡,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,便没管。
     然而,今天晚上,靖少注定不能进房间了,他被静然赶出来,为小鱼儿和小羽毛守夜!哭!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小鱼儿最近喜欢上了喝牛奶,早一杯,午一杯,晚一杯,欧阳太爷爷发现了问他,
     “小鱼儿,告诉太爷爷,你喝那么多牛奶干嘛?”
     小鱼儿很认真地告诉他,“我想快点长大。”
     欧阳太爷爷好奇,“哦?为什么想要长大?”
     小鱼儿挺挺胸膛告诉老太爷,“长大了就可以和爸爸竞争妈妈了,可以和妈妈一起睡,可以亲亲妈妈,也可以保护妈妈了。”
     欧阳太爷爷好奇,“难道现在不能和妈妈一起睡,也不能亲亲妈妈了吗?”
     小鱼儿倍郁闷地低头,“不行,爸爸长得比我高,总是揪着我的衣领就把我拎到房门外,然后关起门来自己亲亲妈妈。”
     欧阳太爷爷:……他决定回头给小四子进行一下亲子关系教育。

章节目录

《古穿今之娱乐圈宠妃》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里店只为原作者淡蓝墨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蓝墨绿并收藏《古穿今之娱乐圈宠妃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