步步为局 重生大唐当奶爸 骑士征程 江医生的心头宝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斗罗大陆 娇艳江湖(我意天龙八部) 前任无双 龙王大人在上 影视世界当神探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大魔法师旅途 打造异界 元始玉箓 千金重生:心机总裁套路深
     丹尼斯昨天吃饱喝足,心情自然是十分愉悦。
     他心情极好,对于沐清欢躲避的行为,只当她是害羞了。
     “饿吗?我让人送餐上来?”
     沐清欢瞪了他一眼,翻了个身不想理他。
     丹尼斯凑近了她的耳边,极小声的开口:“不舒服吗?昨天应该没有弄痛你吧?”
     沐清欢听到这句,更加不自在了,也更不想理他了。
     “清欢?”
     丹尼斯的声音让沐清欢抬起手捂着耳朵,完全不想理会他。
    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抬手的动作,都让她觉得手酸得像是要掉下来一般。这让她欲哭无泪。
     是。没错,昨天确实是不痛了。可是她感觉比痛还惨好不好?
     个中酸爽的滋味,沐清欢想当鸵鸟,不提也罢。偏偏那个男人,没脸没皮,一心想证明自己。
     倾过身去凑近,又一次发问。
     “我记得你昨天晚上也是很舒服的。”
     “闭嘴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再也受不了的转过脸来瞪他,这么简单的动作,腰上一阵发软。
     她咬牙,心中真的是感觉这个家伙太过混蛋了。
     “清欢?”丹尼斯脸上略显尴尬,也觉得自己确实是过分了一点,不过:“抱歉,一时没能控制住。”
     “你走开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不想跟他说话了。丹尼斯却不死心,握住她的手:“你要是还很难受,我帮你检查一下。或者上个药什么的?”
     “你还说?”
     沐清欢尴尬得要死,抽回手,拉高被子,盖住自己的身体。
     “好好好。我不说了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一脸妥协的模样,事实上却是那得意的模样在沐清欢眼中是怎么看怎么碍眼。
     身上有些难受。她起身,想让去浴室洗个澡。偏偏丹尼斯还坐在*上不动。
     “你让开。”
     “你要去哪?”
     “洗澡。”
     “我带你去。”
     “不用了。我自己可以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现在怕死他了,根本不愿意让他碰自己。
     不过她脚一沾地,身体就软了下去。在摔倒之前,被丹尼斯扶住了她的腰。
     “还是我带你去吧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咬牙,身体确实是无力。只好恨恨的又瞪了他一眼,造成她现在这般不舒服的人,到底是谁?是谁?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泡了个澡,又吃过饭。沐清欢感觉自己终于舒服一些了,也有了心思想出去玩了。
     拉斯维加斯不光是结婚最快的城市,还是一个赌城。没有来之前,沐清欢就听说过这里。
     贝拉齐奥酒店前的音乐喷泉世界闻名。而这里的也是投机分子的天堂。
     沐清欢对赌没兴趣,但却想见识一下。丹尼斯带着她,在欣赏过她喜欢的喷泉表演之后,又带着她来到了这里最大的,也是最有名的赌场。
     “想玩吗?你要是想玩,可以试试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对上沐清欢眼中的好奇,神情满是鼓励。
     “不要了。”沐清欢摇头:“我不会这些。”
     “我教你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说话的时候,强尼已经为他把筹码换好了。
     “来吧。”
     拉过沐清欢的手,丹尼斯带着她往里面的地方去。除了大厅外面的各种博彩游戏,这里还有贵宾室。
     沐清欢看着丹尼斯,心情总有一些忐忑:“丹尼斯,你——”
     玩玩就好,不用太当真。
     “放心吧。不会输的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如此开口,不忘捏了捏她的手,让她安心。
     沐清欢对他如此笃定,也不想再管了。横竖他钱多,爱玩,那就让他玩好了。
     不过接下来,沐清欢就开始傻眼了。
     她对于博彩一类的游戏,其实并不怎么了解,但是看着丹尼斯不管玩什么,都可以赢的局面,实在是没有办法不震惊。
     眼看着他们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,沐清欢的下巴都要惊掉了。
     看着丹尼斯让人把筹码抱起来,她轻轻的扯了扯他的手臂:“丹尼斯。”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 “不要玩了。”
     太吓人了。
     “累了?”
     “有点。”沐清欢点头:“我想回酒店了。”
     不能怪她承受能力差,实在是丹尼斯这样的赢法太吓人了。
     “吓到了?”丹尼斯对她这个模样有些失笑,伸出手勾着她的肩膀:“也不是很多。你要是还想玩,我们可以继续。”
     “不玩了。”沐清欢摇头,带着丹尼斯往外面走:“你以前玩过?”
     “恩。来过几次。”
     无聊的时候,不光是这里,包括其它的一些博彩业很发达的城市他都去过。
     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     怎么做到可以只赢不输的?沐清欢是真的好奇。
     “算概率。”丹尼斯的唇角略有些上扬,这些不过是数字游戏,玩起来不是太难。
     沐清欢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。算概率?说得跟玩似的。要是让那些总是输的人来看,只怕要恨得吐血吧?
     两个人走出门去,外面已经是夜幕降临,满城霓虹闪耀。
     “饿不饿?找个地方去吃饭。”
     “好。”沐清欢任他握紧了自己的手,带着她往外面去了。
     拉斯维加斯的夜景非常的美。这种美跟深城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 沐清欢身体还有些隐隐的不适,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现在的兴致。她去过的地方也不少了。不过出国的次数还真不多。
     M国她也第一次来。眼中有好奇,有欣赏,还有轻松跟愉悦。
     她看夜景,丹尼斯看她。早就知道她是一个十分活泼的个性。这样看着沐清欢,只觉得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。
     “看我干嘛?”
     沐清欢正站在街边,拿出手机来拍照。自拍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丹尼斯看自己的目光。
     她愣了一下,转过身看他,刚好就跟他的视线对上了。才发现他一直在看自己。
     “看你漂亮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的情话张嘴就来。沐清欢才不信呢,侧着脸看他,神情带着几分质疑:“你就哄我吧。”
     “哪就是哄你?我说的是实话。”丹尼斯拉过她的手,让她向着自己的怀里靠近。
     “当然是哄我了。你身边哪就没有比我更漂亮的女人?”
     说她漂亮然后看呆了的,一听就不是真话。
     “有。不过她们都不是你。在我眼中你就最漂亮。”丹尼斯捏了捏她的掌心:“*眼里出西施,不是你们说的吗?”
     沐清欢的嘴角上扬,因为丹尼斯这句话,觉得心情极为愉悦。
     “贫嘴。走吧。继续逛。”
     “我不想逛了。”丹尼斯看着她姣美的侧脸,这会哪还有心情逛街:“我们回酒店吧。”
     “也好。”以为他累了的沐清欢这会其实也有些疲意了,点了点头,跟着丹尼斯一起回酒店。
     不过一回酒店,那个说是累了的家伙,却又一次开启了“饿狼”模式。
     “丹尼斯?”他不是累了?
     “是累了。”丹尼斯点头,附和他的话:“不过我更饿了。”
     饿?沐清欢一下子就从这一个字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上去。脸色一时有些不自在了。
     “你,你昨天不是才刚——”
     “昨天是昨天,今天是今天。”丹尼斯一本正经的开口,手上却是不停的开始脱起了她的衣服:“难道清欢昨天吃了饭,今天就不吃饭吗?”
     哪就有这样的比喻?根本一点也不恰当。
     沐清欢瞪他,想反驳几句,声音却又被吻去了。很快的,室内又是一片旖|旎,那抗拒的声音却是再说不出口了。
     让沐清欢没有想到的是,丹尼斯这个刚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新手,在这件事情上完全陷入了一种乐此不疲的状态。
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丹尼斯带着沐清欢把M国几个主要城市都走遍了。
     他们白天尽情的游玩,晚上则尽情的欢|好。丹尼斯自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之后,在这方面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,完全失去了控制。
     沐清欢敌不过他的强势,最后在他不怎么过分的情况下,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。
     当然,丹尼斯算是克制。因为白天还要去玩的关系,一直不算太过分。
     不过好日子过了大概半个月,就因为她的好朋友来了的关系,让丹尼斯只能继续吃素了。
   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关系,沐清欢这一次的例假时间比以往都要多了两天。
     这对丹尼斯来说,绝对就是一件很坏的事情了。
     最喜欢的女人在身边,只能看不能吃。若是以前还能控制。在尝过了沐清欢的甜美之后,这样的克制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折磨。
     偏偏沐清欢浑然未觉。因为这一段时间的亲近,倒让她每天都习性性的偎进他的怀里入睡。
     她喜欢他的胸膛,宽厚结实,给了她无上的安全感。
     她也喜欢他的体温,他结实的肌理,喜欢他温柔的亲吻自己,抱自己。喜欢他带给自己一切与众不同的感受。
     她还喜欢他的学识渊博。两个人出门,他对M国的很多地方都非常了解。
     不光是地理,还有历史,还有一些看法。他带着她去看了华尔街,一些曾经发生过的很有名的投资事件,他都记得非常清楚。
     然后把这些案例分析给她听。沐清欢感觉在丹尼斯身边半个月,学到的东西不亚于自己实习那两个月学到的东西。
     说到实习,她开始想家了。她其实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,她或许需要好好思考一下,接下来的路怎么走。
     不过这样的思考她例假走了之后,完全被打断了。
     “丹尼斯。我要回家。”沐清欢躺在*上,看着从浴室里出来的丹尼斯一脸郁色。
     “回家?”回哪个家?丹尼斯想了想:“这么快就回去?我还想带你去其它地方也玩一下呢。”
     “不用了。我说我要回家。”沐清欢的嘴角抽了抽。对于丹尼斯说的其它地方,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     他们现在是在纽约,除了刚来的第一天,他带着自己去看了一眼华尔街之外。
     第二天她的好朋友走了之后,丹尼斯就彻底的切换到了“野兽”模式。
     之后的三天。包括今天,已经是第四天了。四天的时间,她基本就是在*上度过的。
     这个家伙像个不知道饱足的饿狼,需索无度。尤其是在她稍稍能适应了之后更是变本加厉。
     直接的结果就是沐清欢现在来纽约这几天除了第一天,剩下的时间全部是在酒店的房间,在她身下这张*上度过的。
     试问这样的情况下,她哪里还提得起劲来去其它地方玩?
     若是去其它地方玩的结果都是这样,那她还不如回家去了。
     丹尼斯瞬间的不自在。不过也只是一下。这几天他确实是有些不知节制了。
     不过谁让沐清欢的味道太好,而他又实在是饿得太久了。所以一时就失去了控制。
     之前没尝过就算了,尝过之后却是再也不想克制自己了。
     “咳,其实M国还有很多地方很不错,比如夏威夷,塞班岛,还有——”
     他们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呢。
     “我要回家。”沐清欢打断他的话,没有丝毫给她面子,固执的要离开这个地方:“我说的是回深城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这会脸色有些微的裂变了,走到*边坐下,看着沐清欢。
     “你若是不想再玩,我们就回Y国去。深城就不用回去了吧?”
     “为什么不回去?”沐清欢坐了起来,这几天的放纵让她的后腰一阵发软,发酸。心下越发的不满了。
     “我的父母,我的家人还在深城,我为什么不回去?”
     “清欢?”丹尼斯去握她的手:“不要生气了,我下次不会了。”
     “没有下次了。”沐清欢看着他,嘴角抽了抽:“丹尼斯,我现在都开始怀疑,你跟我在一起,是不是只是想跟我做这种事情?”
     “清欢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叫她的名字,眼中满是震惊:“你怎么会这样想?”
     “我就是这样想的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很尴尬,很窘,很不好意思,却还是要说。
     之前在拉斯维加斯跟其它城市还好一点,至少他有所节制,不至于太过分。
     来了纽约这几天,简直就让她三观都被刷新了下限。一想到这几天时间丹尼斯解锁了各种姿势,各种体|位,各种——
     她都没脸去回忆。就觉得这个家伙太过分了。
     “丹尼斯。我真的不喜欢这样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是第一次看到沐清欢这个样子,一时大为诧异:“清欢?”
     “丹尼斯,我喜欢你。”沐清欢不不认,她现在也是喜欢丹尼斯的。也相信丹尼斯也喜欢她。
     可是感情不是光有喜欢就可以的:“但是我更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,不光是建立在这样的肉亻本关系上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     丹尼斯对上她清澈的眼睛,突然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     “我希望你是真的明白。”
     “我真的——”
     “丹尼斯。”沐清欢打断他的话,手伸出去,握住他的手:“我以前从来没有恋爱过。你是第一个。我其实也很希望,我们之间的感情可以长长久久的发展下去。”
     “清欢?”他们当然会长长久久。
     “我不希望短时间的激情将我们的热情去消耗掉、一旦激情不再,热情也失去了,感情也失去了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没有恋爱过,但是她身边已经有很多例子了。她不认为一定要轰轰烈烈才是爱情,平平淡淡,细水长流也是爱情的一种。
     她更不希望丹尼斯对她的喜欢,只是建立在了身体的关系上。
     那样的喜欢太浅薄,不是她想要的。
     “不会的。清欢。我喜欢你。你放心,我永远不会失去对你的热情。”
     “做不到的事情,不要说。”沐清欢当然愿意相信他,可是有些事情没有到最后关头,谁又能保证呢?
     “我做得到。”丹尼斯反握住她的手:“你相信我。”
     “好。我相信你。”沐清欢看着他一脸认真,突然提出了另一个要求:“不过,你要是想让我相信你,不如答应我一件事吧。”
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 “现在开始,没有得到我的同意,你不许碰我。”
     不是她要为难他,实在是他的精力跟体力都太好了,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     这几天下来,她深感吃力。要是再不借这个机会提出自己的要求,只怕她真的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下。
     丹尼斯的脸一下子垮了下去,完全不敢相信沐清欢会提出这样的要求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 “我说,没有经过我的同意,你不许碰我。”
     “清欢——”这样的不平等条约他会答应才见怪:“太残忍了吧?”
     让一个刚开荤的人,刚刚体验了一下吃饱感觉的人就这样开始饿肚子,这简直不能更过分有没有?
     尤其是他也不过是吃了个半饱,还没吃全饱呢。
     “不残忍。”他才残忍。她这个小身板,跟他这已经超过一九零的完全是两个级别,他也好意思这样天天“压榨”自己?
     “清欢?”
     “抗议无效。”沐清欢打断他的话:“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要求,第二个要求。我要回深城。”
     “清欢。”这件事情丹尼斯是真的不能满足她了:“我不同意。”
     “我不需要你同意。”沐清欢出来已经很久了。她还从来没有离开家,离开父母这么久的:“我想我父母了,我想回去看他们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的脸色这会是真的不怎么好,看着沐清欢,怎么都觉得她太心狠。
     “我们的感情才刚刚开始来培养,你就要这样抛弃我?”
     沐清欢都要被丹尼斯的话给弄乐了:“怎么就是抛弃了?我喜欢你,可是我也惦记我父母。我想回去看他们,有什么不对?”
     没有什么不对。只是丹尼斯舍不得:“清欢,陪我回Y国好不好?”
     “不好。”沐清欢真的不是要跟她对着干。而是她真的想回家了。
     丹尼斯还想说什么,手机响了。他看了沐清欢一眼,拿起了手机去外面接电话了。
     他一走,沐清欢就起来去浴室了。她不是在耍脾气,她是真的想回深城一趟。
     事实上扣掉这几天丹尼斯的霸道跟索求无度。她对丹尼斯的喜欢是越来越多了。
     她相信再这样相处下去,总有一天她会爱上丹尼斯也说不定。
     但是在那之前,她需要先回家把她跟丹尼斯的事情跟父母说清楚。
     还有一个,她能感觉得出来丹尼斯是对她的喜欢跟呵护。可是这样的喜欢是一时的,还是一世的?
     她想要冷静一下,去思考一下跟丹尼斯的未来。
     如果她真的要跟丹尼斯走下去的话。有很多事情,她就需要现在开始考虑了。
     在这之前,她要先说服丹尼斯让自己回深城。而让她意外的是,丹尼斯从外面进来之后,让她收拾东西。
     “我让人送你回深城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脸色凝重,神情是少见的严肃。沐清欢直觉有事情发生。
     “丹尼斯?”
     “你不是想回去?你先回去呆几天。过几天我来接你。”
     “那你——”
     “我有点事情,要先回国一趟。”
     那些人终究是忍不住想要动手了。他要回去把那些人解决了。
     他不介意带着沐清欢,但是她在身边,难免夹手夹脚,他施展不开。不如让她回家,等他都处理完了,他再去接她好了。
     沐清欢没有想到,竟然是这么容易就同意了。一时脸上的神情有些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呆滞。
     “你——”要不要我陪你回去?沐清欢想问的,可是又想到自己刚才还说要回深城的。
     “很严重吗?”
     “不严重,我会解决好的。”丹尼斯抱了抱她,随即松开手:“放心。最多也就一个星期,我就来接你了。倒是你。这次可不许再说不跟我走了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看着他,最后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一个星期吗?也行。够她跟父母交代清楚,然后安排好一些事情了。
     而收拾行李,去机场,=全部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两个小时。
     到了机场,丹尼斯直接让人把沐清欢送上了回深城的飞机。而他则回了Y国。
     时间紧急,他甚至来不及多交代一句其它的话。
     沐清欢想到了之前丹尼斯受伤的那一次,心里隐隐有不好的感觉,却是无从劝起,只能是让丹尼斯自己小心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“清欢。要下雨了,把衣服收一下。”在厨房里的巫向萍朝着沐清欢的房间叫了一声。
     “来了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把手机放下,快速的跑去帮忙。
     收完衣服,就发现雨果然落下来了。她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雨有些出神。
     她回国已经半个月了。原来以为丹尼斯会马上来接自己,却不想半个月了,他还没有出现。
     一开始,他还会每天给自己打电话,发信息。视频聊天。
     可是这几天,她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了。她打电话打不通,发信息没有回。
     沐清欢不知道丹尼斯发生了什么事,内心的担心却是越来越多了。
     心里有些后悔,有些懊恼。她既然已经喜欢上了丹尼斯,为什么不跟着他一起回Y国呢?
     不管他要面对的是什么困难,她都可以陪着他,跟他一起啊。
     为什么,为什么她要先回来呢?她根本就应该跟着丹尼斯一起去才是。
     有些事情不经想。沐清欢一想,就又想到了上次丹尼斯受的伤。她这下就坐不住了。
     丹尼斯之前说的一个星期,现在已经半个月了。尤其是这后面几天,更是音讯全无。他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?
     沐清欢看着不断落下的雨,脑子里则是慢动作回放一般,不断的闪过之前丹尼斯受伤的画面。
     不。不行。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     沐清欢拿出手机就要订机票。反正她已经跟父母说过了,她在Y国交了一个男朋友。
     虽然丹尼斯是外国人,可是父母一向开明。并不反对他们的事情。她现在只需要告诉他们,她是真的想回丹尼斯身边就可以了。
     沐清欢甚至等不及第二天的机票了。订好了今天晚上的票,就打算先跟父母说一声,然后晚点直接去机场。
     “你要去Y国?”巫向萍有些意外:“你,你不是刚回来吗?”
     “是啊。我想回去了。”沐清欢没有说她担心丹尼斯出事的事情:“我很久没有见他了,很想他。”
     巫向萍跟沐华民面面相觑。真的是儿大不由娘。这才回来几天,就急着要走?
     沐华民脸色不怎么好看:“就算是你想他,也可以让他来一趟我们家吧?你说你交了个男朋友,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。你总要让我们见见吧?”
     之前沐华民跟巫向萍就说过了,要见一下丹尼斯。沐清欢以为他会来接自己,倒没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     可是眼下的情况不同,她是真的担心丹尼斯出事:“妈,你们就让我先回去吧。我是真的很急着回去。”
     “不是说来接你?怎么又要你自己回去了?”沐华民不知道其中缘由,只觉得这个外国男人不重视自己的女儿。
     不光是他这样想,巫向萍也这样想。
     沐清欢想解释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:“爸。妈。你们相信我一次。丹尼斯真的很好。你们想见他,等这次回去我一定让他来见你们,但是我现在非回Y国不可。”
     女儿强硬的态度让沐华民跟巫向萍有些诧异,对视了一眼之后,却同时沉默。
     这些日子女儿的状态他们都看在眼中。尤其是最后这几天,简直就是魂不守舍的模样。
     看得出来,女儿对那个男人有多在意。今天又闹这样一出。他们虽然不怎么相信那个面都没见过的男人。但眼前的情况,只能是让沐清欢去了。
     到下午的时候,雨终于小一些了。沐清欢也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。打算出门。
     沐华民把车从车库开出来,打算自己送小女儿去机场。虽然心有不舍。但是女儿大了,总要飞的。
     他不舍得,也只能放手。
     沐清欢拎着行李出门,沐华民绕到后面为她把行李放在后备厢里。
     沐清欢拉开车门正想要下车,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到了那突然靠近的车辆。她愣了一下,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越来越靠近的车子。
     为首的加长宾利停下,一个高大的身影下了车。
     沐清欢愣了一下,明明之前想这个男人想得几乎要发疯了。可是真的看到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,她一时竟然不能反应了。
     丹尼斯看起来有些不好,半个月不见,他的胡子又长了一些出来。他也没有剃掉。
     看到沐清欢站在车前,他完全忽略了那个站在后备厢放行李的沐华民。
     长腿一步又一步地向着沐清欢的方向迈过来。在走到她面前时,用力的伸出手,将她紧紧的抱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雨还在下,只是有下得比上午要小一些了。他下车的时候,前襟被雨水打湿了些许。
     有些凉,但也让沐清欢完全的清醒过来,知道眼前的人是真的。不是他的幻觉。
     用力的搂住他的腰,将脸埋进他的胸膛。丹尼斯也同样将她抱得紧紧的,十分用力。
     “清欢,我来接你了。”
     沐清欢原来一直隐忍的情绪,因为这句话突然就崩溃了。她用力的捶了丹尼斯的后背一下。
     “混蛋,你这个骗子。”
     明明说一个星期的。这都半个月了。
     “恩。我是骗子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认错,是他的错。是他来晚了。
     那些人倒是比他想象的还要难搞定,还要棘手。多费了不少时间,也付出些许小代价,终于把那些人都收拾干净。
     “你混蛋。”就算再忙,给她一个电话又会怎么样?
     “是,我混蛋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继续承认,他这几天麻烦太多,声音都是哑的。相信一打电话她就听出来了。
     沐清欢怎么会听不出来?心里一半疼,一半怨。最后将小脸在他的怀里蹭了蹭:“我好想你。”
     丹尼斯抱着她的手臂收紧,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,嘶哑的声音,透着浓浓的思念:“我也很想你。”
     很想很想。想到让他把这些事情用极快的速度处理完。想到他一刻也不愿意多呆,事情一结束就来了。
     “丹尼斯。”沐清欢抬眸看他,眸光清澈:“我爱你。”
     半个月,足够让她认清自己的感情。她爱他,要跟他在一起。
     丹尼斯笑了,半个月以来,第一次真诚的微笑。将他的姑娘抱了起来,紧紧的,用力的抱进了怀里。
     “我也爱你。”
     天空雨渐停,远处天边出现了一道彩虹。那是对有*无声的祝福。
   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章节目录

《束手就情,总裁别太坏》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里店只为原作者禅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禅心月并收藏《束手就情,总裁别太坏》最新章节